欢迎您来到独山子在线! 登陆 注册

设为首页加入收藏

杂书异味,总觉乐趣更多
日期:2018-02-05  作者:李显坤  来源:独山子在线

汪曾祺谈读杂书,声言自己随手抓起一本书来就看,而且看得比文学作品和评论还要多得多。他将“有些书本身内容就很庞杂,如《梦溪笔谈》《容斋随笔》之类的书,只好笼统地称之为笔记了”。

在谈到读杂书的几种好处时,他认为:可以增长知识,认识世界。他就是从法布尔的书里知道知了原来是个聋子,从吴其浚的书里知道古诗里的葵就是湖南、四川人现在还吃的冬苋菜,为此而感到非常高兴。

他还认为:可以学习语言。他感觉杂书的文字都写得比较随便,比较自然,不是正襟危坐,刻意为文,但自有情致,而且接近口语。

孙犁谈自己的野味读书,记述了自己在“文革”期间,除“红宝书”外一无所有,只得向一位朋友的孩子,借了两册大学汉语课本,逐一抄录,用功甚勤。抄录到笔记本里的计有:《论语》《庄子》《诗品》《宋史》……等书的片段,以及一些著名文章的片段。看得出,读的也是杂书。他乐在其中,还总结道:“我对野味的读书印象特深,觉得乐趣也最大。”

我也好读杂书,多年前就养成了习惯。在我眼里,每一本书都是极佳的收藏品。

有一次,见年幼的儿子撕烂了一本书,我还郑重其事地对他说:要闹腾,离书远一点儿。

其实我早就知道,毛泽东、鲁迅、陶渊明等都喜欢读杂书,涉猎广泛,不受约束。但读到汪曾祺、孙犁的文章后,很自然地将这两位引为了同道。毛泽东、鲁迅我仰之弥高,无法企及,感觉还是亦步亦趋紧跟了汪曾祺、孙犁更自然些。

读到一联:嫉恶如仇,独对我过事宽容,平生风义兼师友;多文为富,无片刻暂离铅椠,等身著述付儿孙。

这是蔡元培悼其乡举同年徐珂的挽联。

此联既缅怀了两人的深厚友谊,更画龙点睛地描绘了徐珂的生平、事业、品节和为人。由此而令我对徐珂大感兴趣,下功夫找了些他的书来读。

今天读他的《仲可随笔》,当然是名副其实的杂书了,内有一则《西子作西服》,读来饶有趣味,却又内心顿起波澜。

截取短文如下:“十年以来,吾杭之西湖多别墅,且大率为西式之建筑。有改‘欲把西湖比西子’之下句‘淡妆浓抹总相宜’,为‘近来西子作西装’者。”

徐珂生于1869年,故于1928年,当他看见西湖边多有西式建筑时,其时上海滩上、青岛海边、庐山腰间早已着了“西服”。

倘若让他进到于1895年积极参与了“公车上书”的现今的北京,看那高楼林立将四合院压缩排挤得踪影几乎全无,更有鸟巢宏大得令人目瞪口呆,怕在他的眼里,更没有几件是算得上唐装的了。

编辑:王琦

上一篇“哎哟”一个奇人的扭曲人性

关键字:

分享到:

更多 >麻辣微评

撞我车的人 你不要跑
撞我车的人,你为什么要跑?负点责任好不好?!

更多 >独山观察

深厚的底蕴缘自文化自信
一个国家、一个民族的节日的诞生,是有其历史渊源、民俗文化发展及心理情节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