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您来到独山子在线! 登陆 注册

设为首页加入收藏

故事:他乡游子最怕过年
日期:2018-02-12  作者:十一郎  来源:独山子在线

又是一年春节到。春节仿佛是深藏在内心的一个记忆符号,总能让人想起曾经的那些年,那些年味儿。

2011年的腊月二十二,是我和媳妇计划在老家办婚宴的日子。我们从奎屯出发,换乘了两次火车、三次班车,终于在腊月十九赶到家里。

要在乡下摆桌子,又赶上传统的春节,家人早已把年货、宴席用品等悉数准备妥当。家里几间很不显眼的房子,也已经被做了多年木工的父亲装饰得富丽堂皇,崭新的、宽宽的大木床上铺满了红红的床单被褥,喜庆味儿十足。

多年没有人住的老院,成了制作宴席的露天厨房。院子里搭建起了几座锅灶,宽大的木案板摆成好几排,上面放着各种肉类、蔬菜、作料等。地上十几个大大的铝盆子里,装满了租来的碗和盘子。农村的宴席都是乡邻们自己动手,乡下不乏会做美味而又贴地气的大厨,八大碗、四凉八热、扣碗等,对他们根本不是什么难事儿。

从准备到正式开宴的那几天,前来帮忙的乡邻都在我家里吃饭,自做自吃,聚在一起喝酒、打牌等,很是热闹。

村委会多年未用的大喇叭重新派上了用场,搁放在高高的屋顶上,从早上一直响到深夜,重复播放着欢快喜庆的唢呐,十里八乡都能听得见。

红喜事加过年,算是喜上加喜。送走了亲戚乡邻,一切收拾妥当后,家里又要为春节作准备了。煮肉、蒸馍馍、蒸包子、油炸荤素丸子等,这是老家的过年传统,也是我浓厚年味记忆里的一部分。

家里的男人负责手工剁肉、剁馅子,女人则忙着和面、擀皮、过油,老人孩子负责烧柴续火……一家人挤在并不宽敞的厨房里,品尝着年味美食,说笑声不断,房顶蒸汽缭绕,即便没有暖气,也丝毫感觉不到寒冷的气息。

老家人热衷面食,在面食做法上很有讲究。奶奶喜欢做花糕,会的样子多,造型也好看。她用红枣和蜜枣做了一个大大的高高的、有点向金字塔的花糕,让家里每个人吃上几口。她说吃下去,新的一年会生活甜蜜,红红火火。我不爱吃花糕,但在意它吉利的寓意,所以还是主动尝了尝。

从大年三十的晚上到初一的早晨,老家都是吃饺子的,而且在正月十五之前,饺子也是每家的主食。只要有空闲,全家就围坐在一起包饺子。

过年时下饺子,一般都要放炮。每次,妈妈在灶前端着盛满饺子的锅排子(摆饺子的器皿),哥哥在厨房门口负责传话,而我站在院子里的树下,瞅着挂好的鞭炮,等待着哥哥的“点火”口令。饺子伴随着鞭炮声“扑腾扑腾”地跳下锅,代表新的一年会财源滚滚,家和万事兴。

大年初一有起早的风俗。全家早早地起来下饺子,而且第一碗饺子要端给老人吃。

吃完饺子,要先给家里的长辈磕完头,再满村跑着给老者磕头拜年。

爷爷、奶奶将磕头看得特别重,他们早早地穿上新棉衣,端正地坐在堂屋,像是迎接盛大的礼仪一般,等待着我们晚辈去磕头。

那一年,我带着媳妇给母亲磕头,低头的那一瞬间,才忽然意识到自己真的已经长大了!

一家人团团圆圆,吃吃喝喝,年是那样平淡而温暖、真实而短暂。

正月十三,我和媳妇踏上了发往乌鲁木齐的火车。离开家的那一刻,感觉年味戛然而止了。

时光如逝,已有好几年没在老家过春节了,怀念那种感觉,也为回不去而莫名伤感。

有篇文章说:远嫁的姑娘,最怕过年。

其实,对每一个远在他乡的游子来说,又何尝不是如此呢?

编辑:王琦

上一篇怀念那些有温度的慢时光
下一篇那些年记忆中的小银行

关键字:

分享到:

更多 >麻辣微评

撞我车的人 你不要跑
撞我车的人,你为什么要跑?负点责任好不好?!

更多 >独山观察

深厚的底蕴缘自文化自信
一个国家、一个民族的节日的诞生,是有其历史渊源、民俗文化发展及心理情节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