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您来到独山子在线! 登陆 注册

设为首页加入收藏

那些年记忆中的小银行
日期:2018-02-12  作者:小石子  来源:独山子在线

在岁月长河中摸爬滚打近30年的我,2018年终于要去掉这个“近”字了,硬生生地被光阴拖进了而立之年。

过了一年又一年,看似大自然在循环轮回,但今早升起的太阳早已不是昨日那个颠沛流离、曲折离奇、恐吓你做人没趣味的《红日》了。

爆竹声中的年味

“嚓、哗、呲、嘣!”这是用火柴点燃鞭炮生命激情的标准程序,也是所有男孩子过年时最喜欢的声音。如果是长串的鞭炮,用香烟点火才更安全。有时担心烟灭了,模仿大人用嘴吸几下,被烟呛了一口之后,皱起眉头、眯上眼睛、咧开嘴巴,好像在说“哥抽的不是烟,是沧桑和寂寞”!

后来出现了一种神器,叫做“擦炮”。不知是鞭炮插在了火柴上,还是火柴头嵌在了鞭炮里,反正“嚓、嘣”的操作更简便,干脆利落。以前用火柴放一个鞭炮要半分钟,现在仅需5秒钟。大大满足了孩子速战速决、唯快不破的急躁心理,但同时也缺少了“感受沧桑”的快感和令人长久留恋不舍的过程感。

再后来,“摔炮”的出现,彻底甩掉了“嚓”的环节,直接就是“嘣”。那时,爸爸给我买了全村第一盒“摔炮”,在小伙伴羡煞的眼神中开始了“嘣嘣嘣”。当时,感觉自己引领了全村的潮流,引领了那个小时代。

有一年夏天,在整理“私人小柜”时,我看到了几盒过年藏着的“摔炮”,却猛然发现,我已经不再喜欢玩这些东西了。

枕边的年味

过年这天,天刚蒙蒙亮,我就被叫醒。歪头看了眼枕边,立刻双眼放光,拿在手上,仔细看看,再闻闻,然后缩进被窝里,抱在胸口。那时,它还不叫红包,叫压岁钱。枕边的新秋衣、秋裤、红袜子就没这么好的待遇了,一把塞到脚底下,跟我在热炕头上再蒸会儿桑拿。

那个年代的压岁钱并没有广告中的那么美好,七大姑八大姨的只要你给他们磕头拜年都会给压岁钱。不是的,那时大家的家庭条件都不好,压岁钱只有爸妈给,从一块两块到五块十块,再到二十五十……而且纸币都是新的,新疆话叫“崭崭的”,东北话叫“嘎巴帖”。这个无本生意不仅旱涝保收、稳赚不赔,而且连年上涨、一路飘红。只是过了正月十五,刚攒下的这点儿留着“盖房子娶媳妇的巨额存款”,就会在老妈的高额利息引诱下,存进了她的“小银行”里。

现在的压岁钱,依然还在枕边,只是要先打开WiFi点接收即可。当然,也没有了捂进被窝的欣喜若狂,也不用一整天想着惦着,更不会跟朋友悄悄攀比谁多谁少,过了正月十五,甚至会忘记还有一个“小银行”存在手机里……

桌前的年味

在东北,年三十才是过年。 大清早,吃过简单的早饭,就开始了一天的忙碌。在桌子上铺好对联、福字和挂钱,刷上热乎乎的白面糨糊,我这个“快递员”便要快速地跑到指定位置,立马交给准备就绪的老爸,晚一分一秒糨糊都可能冻住,不再有黏性。老爸拿着对联仔细地比划着,定好位置,娴熟地贴了上去,轻轻拍打几下,成型!挂钱是最薄易碎的,可我家大门贴的挂钱却十分牢固,我想大概是因为曾做过木匠、瓦匠、工匠的老爸有一颗职业匠心吧。

所有的Ctrl+C、Ctrl+V工作完成,眼前一片红红绿绿、花花彩彩甚是耀眼,别人家的装扮总是不如我家好看,新的一年从五彩缤纷开始了。

我们家年三十的大餐是在中午吃,荤素十几道,都是老妈一个人的功劳。

年夜饭虽是简简单单的饺子,却很有讲究,韭菜馅是“久财”,酸菜馅是“栓财”,芹菜馅是“擒财”,白菜馅是“百财”,所以年三十晚上我们全家都成了素食者,只为了新的一年能有更多的肉吃。

我家包饺子的时间也是有固定传统的,必须要20点准时开始,因为,春晚就是这时开始播的。包饺子的时候会在里面包上两个硬币、一个葱头和一块硬糖,预示着新年会有钱花、聪明和嘴甜,讨个好彩头。

饺子包好之后,放在窗外自然冷冻,接下来就是全家人坐在热炕头上,嗑着瓜子、花生,吃着橘子、冻梨,一边点评着给我们拜年的大明星的表演,一边翘首以待,盼着赵本山的小品。

零点,活动开始了。放鞭炮震走前一年的不顺,烧纸钱怀念逝去的长辈和亲人,热水净手洗去一年的尘土,这个过程我们叫做“发纸”。小时候是零点准时“发纸”,慢慢的,总有一些不守规则的人开始提前放鞭炮,美其名曰“早发”。听老爸老妈说,这几年大家“发”得越来越早,不到十点就开始了。

“发纸”过后,就开始吃饺子。大家都在为那几件宝贝开心地“抢食”着,老爸动不动就“哎呀”一声,好像咯到牙一样,然后哈哈一笑,真是位“好演员”!印象中老爸每年都能吃到“招财”硬币;爷爷奶奶更多时候吃到“聪明”和“嘴甜”;而老妈,每年吃到的饺子真的只有馅;我呢,有时吃到,有时吃不到,不管怎样,每次吃得最撑的都是我!

听老爸老妈说,在我还不记事的时候,有次年夜饭我已经睡着了,零点的时候被叫起来吃饺子。碗里给我夹了7个饺子,我连哭带嚎地吃完6个,最后一个硬是不吃,这个饺子和里面的硬币被老爸吃走了,我至今仍替那个哭闹的熊孩子“悔恨不已”。

回首这三十年,前7年是身在福中不知福,最近这7年是不在福中思念福。不跟爸妈一起过的年,就不是年,与常日无异。

今年春节,又不能回家了。 年三十我打算包一次茴香馅的饺子,希望明年可以“回乡”跟爸妈一起吃团圆饭,把这几年攒的压岁钱都拿出来。

编辑:王琦

上一篇故事:他乡游子最怕过年

关键字:

分享到:

更多 >麻辣微评

撞我车的人 你不要跑
撞我车的人,你为什么要跑?负点责任好不好?!

更多 >独山观察

深厚的底蕴缘自文化自信
一个国家、一个民族的节日的诞生,是有其历史渊源、民俗文化发展及心理情节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