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您来到独山子在线! 登陆 注册

设为首页加入收藏

故事:那个难忘的春节
日期:2018-02-12  作者:牟潇潇  来源:独山子在线

“二双子,快回家吃饺子啊!”

“二双子,二双子,你在哪里啊,快回来放鞭炮啊!”

“二双子,二双子……小祖宗你去哪里了,快回来啊!”

大年三十晚上,杨家五婶带着全家人,满屯子扯开嗓子喊着她家的双胞胎老二——二双子。整个屯子的上空,都是喊二双子的回音。

五婶家有六个孩子,前三个儿子,隔一年生一个,五婶想生个闺女,就又怀上了,没承想这次一下子生了一对小子。五个皮小子,想起未来的日子,五婶苦着脸唉声叹气,于是连名字也懒得起,大的叫大双子,小的就叫二双子。没有闺女,五婶总觉得不甘心。伺候这一大家子,她一个女人实在是力不从心,有个闺女将来贴心不说,还能给自己打个下手。于是,五婶一狠心,又生了小六。上天开恩,给了她一个粉嘟嘟的小闺女,五婶看着小闺女,脸上乐开了花儿。

六张嘴要吃要穿,在上个世纪70年代的乡下,日子可想而知。还好,杨家五叔是公家人,在县城的一个建筑单位当会计,每个月有工资,他们家的日子倒还说得过去。五婶能干,里里外外一把好手,几个大一点儿的儿子也很当用,冬天上山搂草捡柴火,夏天下河捞鱼抓螃蟹,五婶家的日子很是让大家羡慕。

但是,1980年的大年三十,五婶家的二双子不见了。

中午吃完饭,孩子们就要穿新衣。孩子们的新衣都是五婶自己裁自己缝的,本来每个孩子都有一身新衣的。可腊月二十七,五婶的大哥一家临时决定要去大嫂在黑龙江的娘家,大嫂来央求五婶,能不能借一身新衣服给儿子穿,从黑龙江回来就还。

五婶知道大嫂好面子,多年没回娘家,好不容回去一次不能丢面子。两个双子的身材,跟大哥的儿子相当。想到二双子调皮,不爱惜东西,再好的衣服也穿不出样子,于是就把二双子的衣服借给了侄子。

没办法,五婶连夜把已经工作了的老大的一件蓝工作服改成一件上衣,把五叔的一条黑裤子改了,权当二双子过年的新衣服。年三十中午吃完饭,孩子们都穿上新衣服出去野了,五婶忙着包饺子。

没想到,饺子煮好了,孩子少了一个。本以为二双子去谁家串门去了,过会儿就会回来。没想到饺子都凉了,这孩子也不见影。

五婶发现与二双子一起不见的,还有她郑重其事、小心翼翼藏起来的一个酱肘子。这个酱肘子,过年家里来客人拌凉菜撕一点儿肉丝进去,这道菜就有了脸面。肘子没有了就没有了,可家家户户迎年的鞭炮都放完了,天也黑透了,二双子也没回来。

五婶一家喊破了嗓子,邻居也加入了寻找二双子的行列,可二双子还是不见踪影。

老家年三十都要守夜,往年很多人熬不住,后半夜就睡了。可那一晚,屯里的人都没睡着,孩子们提着灯笼跟着大人把整个屯子都翻了一遍,也没找着。人们的心都提着,大人唉声叹气,孩子也不敢像往年那样疯闹折腾了。

大年初一,屯里的鞭炮声此起彼伏,很多人家把所有的鞭炮都拿出来放了,就是为了让二双子听到鞭炮声赶紧回家。五婶的眼睛红得像烂桃子,脸也有些肿,嗓子已经说不出话了。

一大早,大双子领着家里的阿黄早早就出去了。在生产队的场院里,阿黄对着巨大的稻草垛狂吠,大双子赶紧回去叫大人。 这个稻草垛曾经是孩子们的乐园。入冬后,生产队脱谷机脱完稻的水稻秸秆,被堆成一个巨大的草垛,稻草冬季好喂牲口。孩子们就在草垛里掏地道、藏猫猫,两个双子没少在这里玩耍。

原来,二双子看着哥哥妹妹都穿了新衣,唯独自己的衣服是哥哥和爸爸的旧衣服改的,心里觉得憋气。看着大双子穿上军绿上衣、蓝裤子人精神不说,还像个解放军。再看看自己,哥哥的蓝上衣已经发白了,爸爸的裤子也已经看不出颜色,穿在身上堆堆囊囊的。他觉得丢人,没脸见人,于是,一发狠,把他妈藏着的肘子抱上,跑到场院,躲进草垛里。

一个肘子差不多吃完了,他窝在草垛洞里就睡着了。后半夜冷得不停地蠕动,结果草塌了,把他埋在里面。还好,大双子和阿黄及时发现了。等大人把二双子找到时,孩子自己扒草把手都磨破了,鼻涕泪水稻草糊满了脸。因为草垛没有完全塌实,他才没被憋死。但受了凉和惊吓的二双子,从此一口肉都不吃,成了五婶永远的心病。

长大后,二双子在五叔的单位上班,90年代初开始自己带施工队在本溪、鞍山一带承包工程,规模越来越大,如今事业有成。 但那年春节他的故事,一直被屯里人津津乐道着,每年春节都拿出来逗笑,他倒也不恼。

有了钱,二双子把家里人都办到了城里,住进了楼房,他也没有忘记乡亲,自己掏钱,给屯里修了柏油路……

编辑:王琦

上一篇那些年记忆中的小银行

关键字:

分享到:

更多 >麻辣微评

撞我车的人 你不要跑
撞我车的人,你为什么要跑?负点责任好不好?!

更多 >独山观察

深厚的底蕴缘自文化自信
一个国家、一个民族的节日的诞生,是有其历史渊源、民俗文化发展及心理情节的。